TMT观察网

守住金融安全命脉:中电金信为金融注入“深度数字化骨架”观点

金融是促进社会生产效率提升的重要工具,可以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对现有资源进行跨期最优配置。在金融安全尤为重要的今天,数字化转型早已成为金融行业的必选题,而借力金融科技企业,则成为金融机构转型升级的有效途径。

近日,中国电子基于已有的能力和基础,进一步整合核心和优势资源,正式推出“中电金信”新品牌、新战略。作为中国金融行业领先的解决方案和服务提供商,深耕金融行业十余年的中电金信肩负国家使命,开启了全新的征程。

金融业的“科技摆渡人”

我国已正式进入了“十四五”的全新发展阶段,面对“新经济、新产业、新金融”新一轮的产业数字化变革,作为底层支撑的金融产业必然也需要随时代做出相应的改变,而数字化科技成为金融行业实现飞跃的一大机遇。

科技贯穿金融全产业链,随着“十四五”的推进以及“新基建”的落地,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将为金融业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动力,数字化科技势必将逐渐成为金融业底层化的基础设施。

面对这一必然趋势,中电金信总经理冯明刚有着自己的深刻理解。

冯明刚表示: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是由内而外提出,有两个迭代,一是探讨业务上面的数字化转型,二是把原来的架构从集中式稳定、可靠的架构,往云架构进行迁移。

凯文·凯利在《科技想要什么》一书中说:“科技,是人的【第二肌肤】,一直是,将来也是。”如果说科技是人的【肌肤】,那么数字化科技就相当于金融业的【骨架】。

尽管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已经逐渐走向成熟,但如今数字化科技与金融机构的结合依旧是单点、割裂的形态,整体来看,金融行业的数字化科技骨架还比较零散,很难形成合力。

金融业数字化升级面临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自身数字转型能力不够导致“不会转”;二是金融机构数字化人才储备不足致使“不敢转”;三是金融机构决策层数字化转型战略不清导致“不善转”。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金融机构想要通过科技自立自强,走出目前的困境,借力金融科技企业成为最有效的措施。

以全新品牌中电金信为例,在技术中台层面,中电金信相继推出自主研发的分布式金融PaaS平台、数据中台、移动开发平台、AI基础平台和质量安全管理平台,建立了强大的资源整合与能力支持平台。

在数字化应用系统层面,构建了包括分布式核心业务系统、国际结算和贸易金融、移动金融、开放银行、交易银行、远程银行、信贷管理、营销管理、全面风险管理等具有业内核心竞争力的硬核产品体系,数字化转型能力足够强大。

强大实力的背后同样离不开多年的人才以及技术积累,毕竟任何高新科技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面临人才难题。

经过十余年的积累,中电金信在全国设立了21个研发机构,汇聚25000余名专业人士。冯明刚说,为了解决人才短缺的问题,中电金信与国内多所高校开展了战略合作,建立实验室,共同攻克科技研发难关。

至于金融机构决策层数字化转型战略不清导致的“不善转”,更是中电金信的专长。

作为中国电子发力金融行业数字化的核心聚焦,中电金信拥有包括咨询、软件产品、解决方案和实施、运维测试、系统集成等全栈式的金融科技服务和产品。累计为500余家金融机构提供高质量服务。

在不断深化与多家科技企业的技术合作中,中电金信形成了“金融科技+生态”的独特竞争力,与央行、监管机构、各类银行紧密合作,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经验,也可以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提供战略支持。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发布的《携手跨越重塑增长——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认为:

数字化是指在新一代数字科技支撑和引领下,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价值释放为核心,以数据赋能为主线,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全要素进行数字化升级、转型和再造的过程。

在加入中国电子后,中电金信深度参与金融实验室技术联合研发,结合产业政策,推出整合生态力量+适配PKS体系+面向金融行业的+全栈IT数字化解决方案。中国电子提供了金融行业的基础底座,而中电金信的的加入则补齐了上边的应用层内容,实现了从底层基础设施到上层应用全链打通。

为金融业打造“深度数字化骨架”

根据《重构数字化转型的逻辑》一书的定义: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在"数据+算法"定义的世界中,以数据的自动流动化解复杂系统的不确定性,优化资源配置效率,构建企业新型竞争优势。实际上,数字化将成为未来金融业竞争的核心本质。

新基建促使数字化技术供给侧提速升级,疫情环境客观上令数字化技术的落地价值在金融业加速释放。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数字化是未来形成差异化竞争力的唯一途径,也是未来能够实现长久屹立的“骨架”般的存在。

当今时代,新型技术的爆发为金融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同时也为金融安全带来了挑战。维护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风险是金融领域一切创新和发展的前提,而数字化是守住风险底线、确保生态安全的有效手段。

中电金信研究院院长况文川提到,目前金融机构面对的是深度数字化的大环境,主要表现在三个层面:一是数字化的生活,消费者完全的数字化和居民人口结构的变化;二是数字化的产业,随着中国的新基建、再工业化,互联网正在从消费互联网走向产业互联网,从人的互联走向物的互联,数字经济的占比本身也在不断滴提高;三是数字化治理,这次疫情的应对,实际上也给我们展示了这种数字政务、数字社会服务、政务大数据服务等等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

在数字颠覆程度加速,企业转型迫在眉睫的时刻,中电金信全栈解决方案为金融业打造出了新时代的“数字化骨架”,也为实现国家金融安全和掌握核心技术奠定坚实的基础。

根据埃森哲的研究和判断,未来数字技术占据整个经济价值的比例会越来越高,可能会增长到接近70%。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大量的经济价值将来源于数字技术。实际上,中电金信在中长期的规划布局中也将金融数字化提到了更高的战略位置。

在领军金融行业数字化方面冯明刚提出了中电金信的战略蓝图:第一,深化研发创新,中电金信成立了研究院,集中研发力量,系统性加大投入做创新研发。“我们国家的金融不能建立在沙土上,我们的实力必须建立在自己的底座”;第二,业务与行业的拓展。从银行业向保险、证券及其他泛金融领域拓展。并且在最后提到,将以开放的心态持续创新,自立自强,推动金融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作为基于全栈信息技术的金融数字化咨询及软件提供商,中电金信聚焦“金融+生态”,依托中国电子的核心技术优势和组织平台,联合科技领域生态伙伴力量,构建金融数字化咨询及软件服务能力,全面助力金融机构迈入自主、安全、可持续的金融科技发展之路。

IDC发布的《中国银行业IT解决方案市场份额报告》显示,中电金信以领先于市场主要厂商的收入和市场占有率,2017~2019连续三年蝉联中国银行业IT解决方案商榜首。

下一步,依托中国电子核心技术优势和组织平台支撑,中电金信将在行业竞争中取得更优异的成绩。

要知道,中国电子是网信的核心力量和组织平台,基于中国电子已有的完整的PKS安全体系,联合科技领域生态伙伴力量,中电金信打造出了“金融科技+生态”的独特竞争力,并形成了从核心应用到技术与业务中台到硬件、信息系统设施的解决方案和系统能力。这既是中电金信金融生态的体现,也是中电金信相较于其他银行科技企业或互联网科技企业的优势所在。

冯明刚表示:“2021年,中电金信站在全新的起点,将通过中国电子的赋能加持,以‘持续创新,为社会注入全新价值’为使命,以‘数字科技成就美好世界’为愿景,用实力担当、创新专业,助力推动金融行业自主创新,实现高质量发展。”

以清晰的模型快速把握机会,以最小的成本推进数字化转型,以金融数字技术实现对应用和业务多场景生态的覆盖。中电金信在帮助B端加固金融安全壁垒,进而提升整体金融效率的同时,为金融业注入了“数字化骨架”,也打造了一个金融数字化体系的范本。